戰略思維打造競爭優勢 中國企業由大到強的突圍

Betway必威 www.wwpuhn.icu Betway必威

2019年9月10日 10:24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中國應對當前復雜多變的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迫切需要大企業擯棄短期思維,用戰略思維打造系統性的企業競爭優勢,做好產業安全風險防范預案。

本刊記者? 魏楓凌/文

當前中國發展面臨的外部環境復雜多變,國內宏觀經濟不確定性增強,有效需求不足,人力成本上升,出口壓力加大,部分行業和企業生產經營面臨的困難和問題前所未有且錯綜復雜。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不僅將中國的大企業推到了國家綜合實力競爭的前沿,更是襯托出大企業在國家產業轉型升級和國際競爭當中的引領作用。

中國企業聯合會(下稱“中企聯”)最新公布的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統計數據顯示,中國企業500強營業收入總額為79.10萬億元,較上年(即上年相應500強,下同)增長了11.14%,增速與上年基本持平。

企業從大到強需要經歷自身變革。中企聯會長王忠禹表示,和上年相比,以中國企業500強為代表的中國大企業轉向高質量發展的勢頭更為明顯?!笆菹允?,這些大企業的效益效率持續提升,創新實力進一步增強,產業結構不斷優化,去杠桿成效開始顯現,在國際大企業中的地位也穩步提高?!蓖踔矣硭?。

但與國際先進企業相比,中國大企業引領發展的能力還不夠強,在全球供應鏈主導權、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行業話語權、效益效率、自主知識產權等方面還有較大差距。王忠禹援引數據指出,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為9.7%,同期美國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則高達15.2%;2019年中國100大跨國公司的平均跨國指數不足世界100大跨國公司的1/3,國際化與世界一流企業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黨的“十九大”提出要“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面對中美貿易摩擦,中國大企業能否做好長遠打算,能否對全球創新鏈、全球價值鏈和全球產業鏈重構中可能出現的機遇和挑戰及早做好預案,能否對可能出現的產業安全風險做到心中有數,不僅是企業參與國際競爭合作能力的體現,也將是中國經濟在百年未有之變局中突圍的關鍵。

資產中低速擴張,負債率下降

在中國內需增長動力從產品經濟轉向服務經濟的當下,制造業企業500強營業收入總額為34.92萬億元,增長9.67%,增速下滑3.04個百分點;服務業企業500強營業收入總額37.63萬億元,增長9.77%,增速提高1.58個百分點。

大企業資產規模中保持低速擴張。中國企業500強資產總額增速有所提升,制造業企業500強和服務業企業500強資產增速回落。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資產總額為299.15萬億元,較上年增長9.08%,增速提高2個百分點。38家具有高負債經營特征的銀行、保險、多元化金融企業的資產合計達到192.37萬億元,占全部500強的64.31%,較上年下降0.54個百分點。

在金融監管政策著力防風險的環境下, 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的平均資產負債率為83.78%,同比下降0.63個百分點;其中非銀企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為72.66%,同比下降0.62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2.74%,較上年下降2.82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平均資產負債率為87.83%,較上年下降0.55個百分點,其中429家非銀服務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72.93%,較上年下降7.1個百分點。

大企業的盈利情況整體上還是在改善的。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實現凈利潤(指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下同)35320.95億元,較上年增長10.28%,增速回落3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實現凈利潤9767.29億元,增長19.44%,增速提高0.26個百分點,連續三年保持在19%以上。2019年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實現凈利潤26830.24億元,增長3.45%,增速回落8.63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中,虧損企業有37家,虧損面為7.40%,虧損面擴大;這37家企業合計虧損665.20億元,虧損額較上年明顯減少,企均虧損額從22.71億元大幅下降至17.98億元。

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凈資產利潤率為9.65%,比上年微幅提高了0.11個百分點,近年來穩中有升;收入利潤率為4.37%,比上年500強收入利潤率小幅下降了0.03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凈資產利潤率為10.48%,較上年提高1.25個百分點;收入利潤率為2.80%,比上年提高0.23個百分點。2019年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凈資產利潤率為9.89%,較上年下降0.31個百分點;收入利潤率為7.14%,較上年下降0.53個百分點,這意味著作為吸納就業主力的服務業仍面臨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非銀企業與銀行盈利差距進一步縮小,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得到了落實。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中33家金融企業實現營業收入、凈利潤為12.01萬億元、1.71萬億元,分別占全部企業的15.18%、48.30%。其中,19家銀行的凈利潤為1.47萬億元,占全部企業的41.50%,銀行在中國企業500強凈利潤中的占比持續回落。2019年中國500強中非銀行企業的凈資產利潤率為8.34%,提高了2.47個百分點;銀行凈資產利潤率為12.38%,降低了0.48個百分點。

產業結構發生新變化

據中企聯統計,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中營業收入規模在1000億元以上的企業數量為194家,比上年的172家增加了22家,增加企業數量再創新高。在“千億俱樂部中”,國有企業137家,比上年增加12家;民營企業57家,比上年增加10家。

中國企業500強產業結構以及企業內部產業結構都在調整與升級。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中共有182家企業報告了2018年并購重組數據,報告企業數比上年增加了23家;合計報告并購重組次數1000次,比上年增加了178次。有并購重組活動企業的平均并購重組次數從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的5.17次增至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的5.49次。行業方面,68家服務業企業共完成了617次并購重組,遠多于84家制造業企業的264次和30家其他行業企業的119次。

從進退榜企業行業結構看,大企業群體向產業鏈中高端持續邁進。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51家新進榜企業中,保險業、多元化投資業、商業銀行業、多元化金融業企業分別有3家、3家、2家、1家,扣除1家退榜保險業企業,中國企業500強中的金融行業企業凈增加了8家;銀行與非銀行金融機構同步發展壯大,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現代金融支撐體系更加完善。與此同時,盡管制造業企業比上年500強減少了3家,但現代先進裝備制造企業不斷成長,電力電氣設備制造業、風能太陽能設備制造業、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業、通信設備制造業、半導體、集成電路及面板制造業各有1家企業新進榜單,推動中國企業500強這一大企業群體向制造業產業鏈的中高端躍升。

戰略新興業務是對大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貢獻因素。2019年戰略新興企業100強的入圍門檻為132.9億元,共實現戰略新興業務收入6.1萬億元,較上年增長17.7%,占企業全部營業收入的37.2%;實現戰略新興業務利潤3565.4億元,較上年增長4.4%,占企業全部利潤的46.0%。戰略新興業務的發展,對相關企業培育壯大新動能、推進轉型升級做出了較為顯著的貢獻。

從服務業500強來看,其行業表現出明顯分化,傳統貿易零售和交通運輸等企業占比持續走低,互聯網、金融和供應鏈等現代服務業企業快速崛起,服務業大企業內部產業結構持續優化。

中國企業500強參與國際標準制定數創歷史新高。其中,中央企業共參與國際標準制定1447項,分別占全部標準總數和國際標準數的72.15%和75.96%,是大企業參與標準制定的主體。從行業看,電信服務、家用電器制造、黑色冶金、軌道交通設備及零部件制造企業分別參與了949項、127項、108項、103項國際標準制定,具有較強的國際話語權;尤其是電信服務業,參與國際標準制定數量高達949項,最為突出。

核心技術、基礎材料存短板

核心技術控制著同行業的技術制高點。不少領域的核心技術都掌握在歐美日等國企業手中,這對中國相關產業的持續發展構成巨大潛在威脅。技術貿易本來應該是市場化的經濟活動,但對關鍵技術、核心技術,政府往往對其轉讓采取管制措施。

根據中企聯報告總結,中國目前在光刻機、光刻膠、芯片、操作系統、手機射頻器件、重型燃氣輪機、適航標準、電容和電阻、核心工業軟件、核心算法、高壓柱塞泵、航空軟件、透射式電鏡、燃料電池、高端焊接電源等諸多領域,都存在受制于人的關鍵核心技術。

全球頂尖精密儀器前25強基本上被美日德英壟斷,其中美國10家,日本6家,德國4家,英國2家。激光顯示的投影機核心成像器件被美國和日本所把持。工業機器人三大核心技術基本掌握在日本企業手中。激光投影機的DMD成像芯片,完全被美國德州儀器壟斷。OLED制造設備真空蒸鍍機,被日韓廠商所把控。高性能的柱塞泵,美德日的4家龍頭企業占據中國市場70%以上份額,在技術方面卻對中國嚴密封鎖。在高端機床、火箭、大飛機、發動機等尖端領域,雖然部分零件實現了國產,但生產零件的設備卻受制于技術,95%依賴進口。美國先后對中興通訊與華為的制裁,演繹了核心技術受制于人對中國企業持續經營的不利影響。

中企聯有關負責人指出,中國技術追趕的步伐越快,歐美國家的焦慮與猜忌也就越嚴重,未來基于核心技術而對中國企業采取打壓措施的可能事件也許會進一步增加,相關領域的企業必須對此有所預判。

材料也是中國工業生產領域一個突出的薄弱環節,是制約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突出短板。中國科技被卡脖子的領域,一大半都是材料問題。當前中國材料領域,明顯表現出科研強生產弱的格局;一方面中國科研人員近十年來在世界知名材料領域學術期刊上發表大量高質量論文;另一方面不少關鍵材料、基礎材料都要依賴進口。

中企聯有關負責人援引數據稱,全球總共有約130種關鍵核心材料,其中32%中國完全空白,另有52%依賴進口,一些當前炙手可熱的行業的供應鏈上游實際上有較高的對外依存度。例如,液晶面板的關鍵材料——間隔物微球以及導電金球,全世界只有日本一兩家公司可以提供;液晶分子材料多數來自于德國企業;偏光片兩大核心原材料PAC膜和TAC膜依賴日本進口;OLED制造材料也是靠進口。車用燃料電池有兩大關鍵部件,膜電極組件與雙極板,長期依賴國外。生產半導體芯片需要的19種必備材料中,日本企業在硅晶圓、合成半導體晶圓、光罩、光刻膠、藥業、靶材料、?;ね磕?、引線架、陶瓷板、塑料板、TAB、COF、焊線、封裝材料等14種重要材料上均占有50%及以上的份額。

相關領域的中國企業主要是對進口原材料進行后續加工,或是采購國外零部件進行集成裝配。這導致一方面中國企業只能賺取低廉的加工費;另一方面企業的持續經營也完全受制于國外材料供應方,中國企業處于十分不利的地位。此外,就中國可以自給自足的材料來說,如果不能在材料水平上實現提升,或是在新材料研發上取得突破,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必然難以順利推進。

效益、效率不佳延緩高質量發展

黨的“十九大”提出,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自此以來,高質量發展成為中國企業發展的基本遵循。按照黨中央的部署,企業積極在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采取措施,力圖加快轉變發展方式與發展道路,切實提高企業發展的質量,實現企業在效率與效益上的改善。

中企聯報告指出,中國大企業在效率與效益上雖然有所提升,政府也在通過持續減稅降費、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放管服”改革等措施為企業提升效率營造環境,但與歐美國家大企業在效率效益上的巨大差距并沒有取得實質性的改善。

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為9.65%,比當年世界500強低2.68個百分點,比當年美國500強低5.51個百分點。根據中企聯統計,從長期趨勢看,除金融?;詡?,由于世界500強、美國500強企業受?;跋旖洗笸?,其他年份中國企業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一直都低于世界500強與美國500強;自2012年榜單開始,中國企業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就低于美國500強,而且二者之間的差距甚至有逐年擴大的趨勢;自2014年榜單開始,世界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也一直都高于中國企業500強。人均凈利潤指標方面,中外差距也是如此。

盈利能力方面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中國大企業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延緩了企業轉型的進程。中企聯有關負責人認為,導致盈利能力差距的原因,主要還是在于企業技術能力上的差距,以及國際品牌塑造能力上的不足,這使得中國企業的產品與服務附加價值偏低,競爭實力偏弱,只能依靠低價格、低利潤來提升競爭力;而低利潤則又可能反過來進一步加強了對中國企業的低端鎖定,進而導致中國企業無力去推進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相關戰略?!岸災泄篤笠道此?,迫切需要打破這一不利循環的制約,增強企業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潛力與動能?!?/p>

此外,債務違約與不良貸款增加成為金融穩定的暗礁,企業在做大后更應防范金融風險。王忠禹特別強調企業對此要保持戰略清醒?!敖荒昀捶⑸腁股上市公司股票質押系列爆倉事件,以及一些知名大企業深陷債務?;妓得髁碩唐謁嘉云笠黨沙さ牟煥跋?。要擯棄‘掙快錢,撈浮財’的短期思維,堅持用戰略思維打造系統性的企業競爭優勢?!?/p>

“新經濟”崛起的挑戰

企業能夠成長為500強并不意味著就穩坐釣魚臺。21世紀以來,企業成長速度明顯加快,其中一些新勢力的快速崛起對現有的大企業構成挑戰,而后來居上者在未來甚至會面臨更加兇猛、發展勢頭更快的挑戰者。

進入21世紀以來,傳統管理學關于企業成長往往需要經歷一個相對漫長過程的認知逐漸被推翻,越來越多的企業展現給人們快速成長、甚至爆炸性成長的特征。過去培育一家世界500強企業需要幾十年時間,而新產業新經濟的出現,以及新商業模式的創設,卻可以大大縮短一家優秀企業向世界500強邁進的時間。

快速成長企業的存在,是產業生態的不安定因素,將加速提升產業市場競爭的緊張程度,加快優勝劣汰進程。這類企業通常不會滿足于搶奪同行業領域中已有中小企業的市場份額,而是瞄準行業領先企業,致力于快速取而代之。

中企聯有關負責人認為,對長期適應于慢成長生態,并一直基于慢成長生態制定競爭策略的現有領先企業來說,如何以及能否破除其思維慣性,敏銳捕捉潛在競爭威脅,準確定位及跟蹤潛在競爭者,并采取行之有效的新競爭策略,是企業應對來自快速成長企業競爭的關鍵所在?!霸諶魏我桓雋煜繞笠狄壞┌燦諳腫?、無視市場變化的發生,或者是跟不上快生態對競爭的新要求,不能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敏捷反應機制,以快制快,離失敗可能也就為之不遠了?!?/p>

對標世界一流,突破核心技術

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科技創新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戰略支撐,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強調要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2016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指出創新驅動是國家命運所系,是世界大勢所趨,是發展形勢所迫,是中央在新的發展階段確立的立足全局、面向全球、聚焦關鍵、帶動整體的國家重大發展戰略。近年來,大企業在落實國家創新驅動戰略方面積極行動,但在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突破上卻建樹不多,國外在關鍵技術核心技術上“卡脖子”的問題并沒有得到根本緩解。

中企聯報告認為,解決技術上“卡脖子”的問題,關鍵還是要靠大企業。與廣大中小企業相比,大企業更具創新投入能力,更具創新能力積累,更能承擔創新風險,而且更有義務承擔與履行推動民族產業技術進步的責任。尤其是國有企業,更應承擔更多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突破的責任?!按篤笠導紉險孀芙峒際醮蔥碌某刪?,更要反思技術創新上存在的問題與不足;要在深刻反思的基礎上,對創新戰略進行根本性的調整,圍繞核心技術關鍵技術來重新規劃創新戰略,聚焦創新資源,凸顯創新引領與示范作用?!?/p>

大企業在創新投入上的典范作用,應當從兩方面進行展示:一是要努力帶動中小企業持續穩定增加創新投入總額,不斷提高研發強度。從產業橫向比較看,2016年中國制造業研發支出9651億元,約為美國的66%;中國制造業研發強度為1.0%,遠低于美國的4.4%。代表性企業層面,據歐盟2017年全球研發投入2500強企業排行榜,中國376家上榜企業研發支出中值480萬歐元,約為美國的70%,中國上榜企業平均研發強度8.6%,而美國企業高達29.7%。上市公司層面,2017年A股上市企業總研發支出5468億元,僅為美股的22%;中國上市公司平均研發支出1.9億元,僅為美股的13%。大企業應加大研發投入力度,縮小與歐美企業在研發強度上的差距。二是要調整研發投入結構,增加對基礎研發、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研發投入,爭取在重大發明創新上早日取得突破,而不是長期滿足于改良式創新;應提前做好技術儲備,以免陷入技術競爭或技術壓制的被動局面。

中企聯報告指出,開放式創新突破了傳統封閉式創新模式對企業創新的約束,強調引入外部創新能力,整合外部創新資源,在開放式平臺上聯合進行技術探索,這將有助于彌補單一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局限,加快企業創新步伐。打造開源平臺已經成為信息化3.0時代商業模式創新的重要方向,基于開源平臺的開源式創新也正在創造一種公共產品。

目前中國創新成果的轉化整體上約在10%左右,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很大差距。中企聯報告進一步指出,中國大企業應在創新成果的商業化應用上積極發揮作用,帶動更多企業切實將創新成果轉化為實物產出,將創新投入轉化為收入與盈利。大企業一方面應積極將自身創新成果加快商業化應用;另一方面也應推動科研院所創新成果向市場轉化。

優化供應鏈戰略

供應鏈是指圍繞產業鏈核心企業,從配套零件開始,到中間產品,到最終產品,最后到消費者,連接供應商、制造商、分銷商直到最終用戶的整體功能網鏈結構。對供應鏈各個環節上的企業來說,供應鏈的完整性、穩定性、可靠性,對企業持續穩定發展至關重要。

在供應鏈日益全球化的當今時代,供應鏈的重要性更加凸顯,供應鏈的競爭與沖突也更為頻繁。對全球價值鏈、產業鏈、供應鏈進行干預,甚至是利用國內法強行切斷特定供應鏈,已經成為某些發達國家擾亂、阻滯發展中國家企業發展,實現自我狹隘的政治目的、不當?;け竟浜篤笠檔鬧匾吖ぞ哐∠?。中企聯報告認為,中國大企業應當在保障中國產業、企業供應鏈安全上,確保民族產業與企業持續發展上發揮應有的作用。

根據中企聯的研究,當前中國大企業的供應鏈布局存在兩大突出問題:一是大企業供應鏈依然主要集中布局于國內市??;二是國際市場的供應鏈過于依靠單一國家、單一企業。上述問題的存在,使得中國大企業無法對全球供應體系施加影響,無法有效整合全球資源穩定生產要素供應,以及在全球范圍內快速進行產品分銷。例如,2018年,中國購買了10.64億噸鐵礦石,占全球鐵礦石貿易量的65%,但對鐵礦石定價卻沒有話語權。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量達4.62億噸,即使是納入上海的人民幣原油期貨交易,中國對原油定價也沒有實質性影響力。

中企聯有關負責人建議,中國大企業應盡快調整企業供應鏈戰略,主動站在國家競爭的制高點,來大力推進供應鏈的全球化布局,包括在全球范圍內對礦產資源進行勘探開采,對礦業類及礦業貿易類企業進行股權投資或并購重組,或是積極與國際礦業巨頭通過交叉持股開展戰略合作;同時加快培養國際資源類大宗商品期貨交易高端人才,在加強風險控制的前提下,積極參與資源類大宗商品的期貨交易,這既有助于提高對國際資源類大宗商品定價的話語權,也有助于穩定原材料供應與價格。同時,也應加大對國際關鍵中間制成品企業的股權投資、并購重組,或是戰略合作,以穩定關鍵中間制成品的供應;而且必須實現其供應的分散化,確保供應渠道的可替換,避免因供應渠道的不可替代性而受制于人。

中企聯報告還建議,大企業應增強供應鏈協同,實現本土產業鏈協同發展。供應鏈協同,是指供應鏈中各節點企業在產業整體發展中采取協同一致的發展戰略,通過相互合作支持供應鏈不同環節企業實現共同發展。實現供應鏈協同,需要供應鏈各環節企業樹立“共贏”思想,而且需要建立公平公正的利益共享與風險分?;?。

目前看,中國供應鏈各環節企業之間的協同水平不高,在部分供應鏈體系中,甚至存在特定環節優勢企業濫用優勢地位、惡意侵蝕劣勢環節企業利益的情形。報告指出,例如在中國汽車產業領域,整車組裝企業天然具有規模優勢,面對規模明顯弱小的汽車零配件制造商,二者之間似乎根本就不可能達成協同發展的關系;整車組裝企業侵蝕零配件制造商利潤,或是通過自行生產零配件擠占零配件市場,更是產業生態常見現象。

增強供應鏈安全,大企業需要修正當前供應鏈戰略,應始終堅持以與國內上下游環節企業的協同發展為前提,來推進供應鏈管理,促進供應鏈發展,力爭形成供應鏈各環節大中小企業并存、不同環節之間協同合作的發展格局。只有在各環節都形成優勢龍頭大企業,供應鏈的整體技術水平與供應能力才能得以穩定提升,供應關系才能持續穩固存續,本土供應鏈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如何依靠手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