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屯礦業:百億融資 回報寥寥

Betway必威 www.wwpuhn.icu Betway必威

2019年9月6日 16:01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過去十年間,盛屯礦業累計募資超過百億元卻鮮有分紅;2019年上半年,盛屯礦業在經營虧損的情況下,仍拋出超過40億元的海外投資計劃,由此引發監管問詢。 ?

本刊記者? 王東岳/文

8月28日,盛屯礦業(600711.SH)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2019年1-6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1.1億元,同比下滑4.66%;實現凈利潤6404萬元,同比下滑83.9%;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2601萬元,較上年同期的3.01億元下滑108.66%。

2007年,盛屯礦業首次提出向礦業領域轉型計劃,公司開始持續加大對礦業領域的投資規模。Wind數據顯示,2010年以來,盛屯礦業向市場直接融資的累計金額已超過100億元,上述資金多被用于礦山投資及金屬貿易業務。

頗受市場關注的是,盡管資金投入巨大,盛屯礦業給股東帶來的回報卻是極為有限。統計數據顯示,2010-2018年,盛屯礦業的累計分紅金額不足3億元。期間,公司耗資數十億元購得的6家礦山公司中僅有兩家正常運轉。

2019年,盛屯礦業將目光拋向海外,截至8月30日,公司公告的計劃對外投資金額已超過40億元。

8月14日,上交所發出問詢函,要求盛屯礦業就海外投資事宜的可行性進行分析。如今,面對公司上半年慘淡的經營業績,盛屯礦業新一輪投資計劃的可行性或已不言自明。

主營礦山 業績下滑

按業務劃分,盛屯礦業主營業務可分為有色金屬采選業務、鈷材料貿易業務、金屬貿易及產業鏈服務業務、金屬冶煉及回收業務四項。其中,鈷材料業務為2017年新增業務,金屬冶煉及綜合回收業務為2019年新增業務。

以毛利潤計,2019年上半年,盛屯礦業共實現毛利潤4.49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2.58億元;其中,公司有色金屬采選業務實現的毛利潤約為8200萬元,較上年減少5200萬元,同比下滑39.02%。

2007年起,盛屯礦業開始從事有色金屬采選業務并延續至今。截至2019年6月末,盛屯礦業納入報表范圍的礦山公司共有6家,僅有錫林郭勒盟銀鑫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銀鑫礦業”)和興安埃瑪礦業有限公司(下稱“埃瑪礦業”)兩家公司處于正常運營狀態。

資料顯示,2010年12月,盛屯礦業以非公開發行股份方式募集資金6.52億元用于收購銀鑫礦業72%的股權及相應債權(3.32億元)。2011-2012年,盛屯礦業先后以4449萬元和2.07億元的價格收購銀鑫礦業5%和23%股權及相應債權,銀鑫礦業由此成為盛屯礦業全資子公司。以公司支付的價格計算,為獲得銀鑫礦業100%股權,盛屯礦業至少累計耗資9億元。

銀鑫礦業擁有的主要資產為道倫達壩銅多金屬礦采礦權,礦區內礦石量約為2098.01萬噸,礦石含銅金屬量16.22萬噸、鎢金屬量3.22萬噸、錫金屬量2.36萬噸、銀金屬量539噸。

2016-2018年,銀鑫礦業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1億元、1.58億元和1.48億元,實現的凈利潤金額分別約為1514萬元、4196萬元和3491萬元。

2019年上半年,銀鑫礦業出現罕見虧損,公司當期實現的營業收入金額僅為74萬元,較上年同期減少6301萬元,同比下滑98.94%;實現的凈利潤為-1073萬元,較上年減少2840萬元,同比下滑160.72%。

埃瑪礦業主要產品為鉛鋅礦。被收購前,公司礦區累計查明鉛鋅礦礦石量652.59萬噸。以金屬量計,公司鉛儲量約為21.16萬噸、鋅儲量約為41.33萬噸。

2013年1月,盛屯礦業以14.63億元收購埃瑪礦業55%股權及深圳源興華100%股權,深圳源興華持有埃瑪礦業45%股權。收購完成后,盛屯礦業實際控制埃瑪礦業的100%股權。

2016-2018年,埃瑪礦業實現的營業收入金額分別約為6.69億元、16.6億元和20.14億元,凈利潤金額分別約為1.42億元、2.09億元和1.88億元。

根據半年報,2019年1-6月,埃瑪礦業實現營業收入8.32億元,同比增長432.27%;但同期,公司凈利潤為5561萬元,同比下滑14.08%。

過半礦山 沉寂多年

自2010年至今,盛屯礦業累計向市場直接融資109.29億元,其中通過定向增發方式累計募集資金84.29億元,通過發行各類債券融資25億元,上述資金大多用于收購各類礦業公司股權。

截至2019年6月末,除銀鑫礦業和埃瑪礦業以外,盛屯礦業還分別持有云南鑫盛礦業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鑫盛礦業)、克什克騰旗風馳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風馳礦業”)、貴州華金礦業有限公司(下稱“華金礦業”)和保山恒源鑫茂礦業有限公司(下稱“恒源鑫茂”)4家公司股權。

自收購以來,上述4家公司幾乎都沒產生收益。

資料顯示,2014年4月,盛屯礦業以6.22億元完成對盛屯投資85.71%股權及華金礦業3%股權的收購事項。收購完成后,盛屯礦業直接持有盛屯投資100%的股權,從而間接持有華金礦業97%股權,公司合計持有華金礦業100%股權。

華金礦業是盛屯礦業停產礦山中耗資最大的一個,其主要資產是公司持有的丫他金礦及板其金礦的探采礦權;被收購前,華金礦業礦區合計保有黃金金屬資源儲量合計27595.77公斤。

2010年和2011年,華金礦業因沒有進行采礦作業而未產生收入;2014年,華金礦業實現營業收入8590萬元,實現凈利潤2605萬元。

自2015年起,華金礦業開始停產。盛屯礦業表示,華金礦業因2014年11月3日當地冊亨縣丫他至板其公路改造而停產。2019年半年報中,盛屯礦業表示,華金礦業完成技改,恢復試生產。

鑫盛礦業是盛屯礦業旗下停產時間最長的公司,停產時間已接近十年。

根據公開資料,2008年12月,盛屯礦業子公司廈門雄震技術有限公司與云南信力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雄震技術以自有資產置換云南信力持有的鑫盛礦業60%股權,評估機構評估結果確認轉讓價款為3040萬元。2010年2月和7月,盛屯礦業再次以550萬元分別收購周金陵和李雪軍持有的鑫盛礦業5%股權,累計耗資1100萬元,公司最終合計持有鑫盛礦業80%股權。

2009年年報中,盛屯礦業表示,鑫盛礦業已于2009年獲得了采礦權證,公司尾礦壩、選礦廠的選址工作已經完成,礦山處于建設期。

自2008年完成資產置換起,鑫盛礦業一直處于停產狀態,盛屯礦業開發十年卻始終未能實現收益。

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8年,鑫盛礦業累計虧損金額約為1018萬元;2019年1-6月,鑫盛礦業虧損37萬元。

此外,風馳礦業自收購以來僅有一年產生收益。2011年5月,盛屯礦業與風馳礦業股東簽訂增資控股協議,約定公司通過增資方式取得風馳礦業70%股權,增資金額為1.57億元。2011年7月,盛屯礦業完成對風馳礦業的增資事項,風馳礦業成為盛屯礦業控股子公司。

風馳礦業擁有1.44平方公里的采礦權和5.11平方公里的探礦權,公司礦區資源主要為銅、錫,總礦石儲量約為497.12萬噸。2011年,風馳礦業的凈利潤約為143萬元。

自2012年起,風馳礦業開始持續虧損。2012年和2013年,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45萬元和-331萬元。

2014年9月,盛屯礦業再次向風馳礦業增資4000萬元,公司持股比例上升至89.35%,但上述增資沒能給風馳礦業的經營狀況帶來任何改善。

經統計,2011-2018年,風馳礦業累計虧損金額超過2000萬元;2019年1-6月,風馳礦業虧損167萬元。

此外,2018年1月,盛屯礦業以3億元受讓恒源鑫茂80%股權及相應債權。恒源鑫茂的礦區資源主要為鉛鋅資源,礦區內鉛金屬量約為6495噸,鋅金屬量約為14378噸。截至2019年6月,恒源鑫茂仍處于證照辦理和礦山建設期。

海外投資引“監管”

2019年以來,盛屯礦業連續發布了一系列海外投資計劃,累計投資金額超過40億元。

2月27日,盛屯礦業發布公告稱,上市公司間接全資子公司旭晨國際有限公司擬以現金方式收購恩祖里銅礦有限公司(下稱“恩祖里”)100%股權,總交易金額不超過1.14億澳大利亞元。

恩祖里(NZC.AX)為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其持有的主要資產為剛果加丹加地區的銅鈷礦山。Wind數據顯示,2006年至今,恩祖里一直處于虧損狀態。2016-2018年,恩祖里累計實現的凈利潤金額為-6612萬元;截至9月3日,恩祖里總市值約為8584萬澳元。以收購價格計,盛屯礦業此次收購恩祖里的價格較公司市值溢價約32.81%。

3月28日,盛屯礦業公告稱,公司擬在香港設立全資子公司并由該子公司在剛果(金)設立全資子公司作為主體投資年產30000噸電銅、5800噸粗制氫氧化鈷(金屬量)濕法冶煉項目,項目計劃總投資額為3.46億美元;此前,盛屯礦業已通過控股子公司剛果盛屯資源有限責任公司在剛果(金)投資1.29億美元建設年產3500噸鈷、10000噸銅的綜合利用項目。

8月9日,盛屯礦業再度發布公告稱,公司持有55%股權的華瑋鎳業與永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設立的子公司恒通亞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恒通亞洲”)擬合資在印度尼西亞設立友山鎳業,友山鎳業授權注冊資本為3000萬美元,華瑋鎳業持有友山鎳業65%股權,恒通亞洲持有友山鎳業35%股權。

友山鎳業擬在印度尼西亞緯達貝工業園投建年產3.4萬噸鎳金屬量高冰鎳項目,項目建設總投資為4.07億美元。根據公司所占股權比例計算,公司本次對外投資金額為1.4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0.24億元。

針對盛屯礦業的大規模投資行為,8月14日,上交所向盛屯礦業發出問詢函,要求公司就海外投資的可行性進行分析。

以盛屯礦業過往的交易方案論,公司此番海外投資計劃所引發的市場質疑或許有其內在原因。在此前的交易方案中,盛屯礦業曾多次采用大股東先行入股標的資產的方式。

以華金礦業為例。2012年4月,盛屯投資通過下屬尚輝公司先行收購貴州貴力實業有限公司100%股權,從而間接持有華金礦業97%股權。

在上述收購中,盛屯投資支付的交易對價為523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35億元)。

2013年5月,盛屯礦業以6.14億元收購盛屯投資85.71%股權,對應華金礦業估值增至7.16億元,溢價113.84%。

在收購埃瑪礦業的過程中,盛屯礦業同樣采用了大股東先行入股的手法。2011年11月,上海潤鵬與盛屯集團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上海潤鵬將所持有的深圳源興華100%股權轉讓給盛屯集團,交易價格為6.56億元。

2013年1月,盛屯礦業以14.63億元收購埃瑪礦業55%股權及深圳源興華100%股權。通過上述交易,盛屯集團持有盛屯礦業的比例由9.27%上升至21.86%。

以經營結果論,盛屯礦業過往投資的礦山公司顯然不能稱為成功。截至目前,盛屯礦業對華金礦業的收購尚未產生收益,而公司對埃瑪礦業以及銀鑫礦業的收購也并非毫無瑕疵。

按照業績補償協議,2013年,埃瑪礦業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數不低于1.25億元,2014年和2015年,公司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數均為不低于1.57億元。

由于擔心埃瑪礦業無法完成業績承諾,2014年,盛屯礦業人為調整了埃瑪礦業的費用核算、固定資產結轉及無形資產攤銷金額,幫助公司完成業績承諾。針對上述行為,2015年9月,廈門證監局對盛屯礦業下達了責令整改的決定書。

2015年,盛屯礦業進行了會計估計變更,公司對埃瑪礦業的“無形資產-采礦權”進行調整,將公司合并報表層面的無形資產采礦權攤銷數由204.73元/噸調整為130.51 元/噸。

因上述變化,2016年,公司少記管理費用2587萬元,相應增加利潤總額2587萬元,占當期利潤總額的13.19%,增加凈利潤1940萬元,占當期凈利潤的14.01%。

銀鑫礦業的問題主要體現在收益的不及預期。按照收購之初的評估報告預計,2012-2025年間,銀鑫礦業預計每年可實現的營收收入應為3.34億元,凈利潤應為1.29億元。

但年報數據顯示,2016-2018年,銀鑫礦業實際的營業收入金額分別為1.1億元、1.58億元和1.48億元,凈利潤金額分別為1514萬元、4196萬元和3491萬元,營收及利潤規模均約為預測值的三分之一。

究其原因,按照盛屯礦業預計,2012-2025年,銅金屬價格將保持在5.8萬元/噸。數據顯示,2009年年初,銅精礦價格僅為2.8萬元/噸;2010年,盛屯礦業收購銀鑫礦業時,銅精礦價格恰好處在歷史最高的6萬元/噸。

以行業景氣周期頂部的產品價格估算未來收益無疑是過于樂觀的,由此導致的結果是,盛屯礦業對銀鑫礦業的投資回收期被大幅延長。

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8年間,銀鑫礦業累計實現的賬面凈利潤金額約為3.34億元,而盛屯礦業為獲得銀鑫礦業支付的股權價格約為9億元。

同時,2013年8月,盛屯礦業還通過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1.86億元用于銀鑫礦業技改項目。

按照項目規劃,技改項目完成后,銀鑫礦業產能將提升至45萬噸/年,達產年份可新增營業收入1.23億元,新增利潤總額4733萬元,新增凈利潤 4023萬元。

2019年1-6月,銀鑫礦業的凈利潤金額為-1073萬元,與之前的預測判若云泥。

減值損失風險仍在

相較于持續不斷的融資和擴張,盛屯礦業資產端的質量或許更應得到投資者和公司管理層的重視。

財務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盛屯礦業共計提資產減值損失9914萬元,同比增長468.63%。其中,公司計提的存貨跌價損失為9723萬元。2018年上半年,盛屯礦業沒有計提存貨跌價損失,2018年全年,公司計提的存貨跌價損失約為5090萬元。

自2014年起,盛屯礦業的存貨賬面價值開始快速膨脹。經統計,2014-2018年,盛屯礦業的存貨賬面價值年均增長124.27%。截至2019年6月末,盛屯礦業存貨賬面價值已達到30.74億元。

半年報中,盛屯礦業沒有披露存貨跌價損失的具體產品種類,但從公司的業務變化分析,盛屯礦業的跌價損失大概率源自公司的鈷材料貿易業務。

資料顯示,自2016年下半年起,盛屯礦業開始布局鈷材料貿易業務,公司向上游剛果(金)地區采購鈷礦并運輸至國內銷售。作為三元鋰電池的原材料之一,鈷金屬價格因新能源汽車產業高速發展帶來的需求增長而持續走高。2016年2月起,鈷金屬價格由2.2萬美元/噸的低位一路升至2017年的9.5萬美元/噸的高點。

受益于鈷材料短期內的價格暴漲,2017年,盛屯礦業業績暴增,公司當年鈷材料貿易業務實現營業收入23.46億元,實現毛利潤7.23億元。

不過,2018年4月以來,鈷材料價格開始持續暴跌。截至2019年8月,英國LME鈷金屬期貨價格約為3.4萬元/噸,較2017年高點下滑64.21%。

受鈷價下跌影響,2019年上半年,盛屯礦業鈷材料業務毛利潤大幅降至-0.7億元,比上年減少5.28億元,同比下滑115.21%。

令人擔憂的是,盛屯礦業現有的庫存中或許仍有減值損失尚未計提,而存貨價值下跌的連鎖反應還可能對盛屯礦業的商譽產生重大影響。

截至2019年6月,盛屯礦業的商譽賬面價值約為12.29億元。其中,公司對珠海市科立鑫金屬材料有限公司(下稱“科立鑫”)的商譽賬面價值約為6.53億元,占比53.13%。

科立鑫主營業務為鈷相關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公司產品主要為四氧化三鈷。2018年8月,盛屯礦業以12億元價格完成對科立鑫100%股權收購事項。

按照業績承諾,2018-2020年,科立鑫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金額應分別不低于1億元、2.15億元和3.5億元。以上述數據計,2019年和2020年,科立鑫扣非后凈利潤需分別同比增長115%和62.79%。

2018年1-3月,科立鑫的營業收入為1.94億元,凈利潤為2535萬元;4-8月,科立鑫的營業收入為4.65億元,凈利潤為3996萬元,公司2018年1-8月累計實現凈利潤6531萬元。同時,以上述數據計,2018年1-3月和4-8月,科立鑫的凈利率分別為13.07%和8.59%。

根據半年報,2019年上半年,科立鑫實現的營業收入為3.69億元,凈利潤金額為2034萬元,公司凈利率為5.51%,已較2018年1-8月下滑4.4個百分點。

為完成業績承諾,2019年下半年,科立鑫需實現接近2億元的凈利潤。一旦公司無法完成業績承諾,盛屯礦業無疑將面對巨額商譽減值的風險。

需要投資者重視的是,8月30日,盛屯礦業發布公告稱,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東林奮生及其一致行動人珠??屏⑻┠庠詒炯蘋嬡黿灰茲蘸蟮牧鱸履?,以集中競價、大宗交易方式擇機減持所持公司股份不超過1500萬股,不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0.65%,其中林奮生擬減持的股份不超過1200萬股,珠??屏⑻┠餳醭止煞薟懷?00萬股。

林奮生及珠??屏⑻┚屏Ⅵ臥啥?。按照股份鎖定承諾,截至2019年6月末,林奮生和珠??屏⑻┓直鴣鐘惺⑼涂笠?.27億股和2382萬股,約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5.51%和1.03%。

按照當初股份鎖定承諾,截至2019年8月末,林奮生及珠??屏⑻┛杉醭值墓煞菔直鴆揮Τ?823萬股和456萬股。也就是說,林奮生及珠??屏⑻┍敬文餳醭止煞菰頰計淇杉醭止煞蕕?5%。

應收賬款的壞賬“暗礁”

除存貨以外,盛屯礦業的應收賬款壞賬問題同樣值得關注。

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盛屯礦業應收項目合計賬面價值約為10.19億元,同比下滑0.49%。其中,公司應收票據賬面價值約為5642萬元,同比減少64.59%;應收賬款賬面價值9.62億元,同比增長11.33%。

2019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盛屯礦業分別對公司一和公司二單獨計提壞賬準備1400萬元和800萬元。截至2019年6月末,盛屯礦業對公司一和公司二的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7000萬元和4000萬元。

半年報中,盛屯礦業沒有披露上述公司的相關信息。

但根據年報,2018年,盛屯礦業曾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損失5904萬元。年報中,盛屯礦業對兩筆合計金額1.7億元的應收賬款單獨計提壞賬準備3400萬元,計提比例為20%。

在回復上交所問詢時,盛屯礦業表示,2017年10月和2018年1月,寧遠縣立天貿易有限公司分別銷售福嘉綜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嘉綜環”)粗鉛產品含稅金額7581萬元和8766萬元,當月寧遠立天、福嘉綜環、盛屯保理分別簽訂了《有追索權保理合同》,約定由盛屯保理受讓寧遠立天的應收賬款并支付6000萬元和7000萬元保理款。

2017年3月,永興縣鑫益三廢回收有限公司銷售給湖南興光有色金屬有限公司(下稱“湖南興光”)粗鉛,銷售含稅金額為4803萬元。當月永興鑫益、湖南興光、盛屯保理簽訂了《有追索權保理合同》,由盛屯保理受讓永興鑫益的應收賬款并支付4000萬元保理款。

2018年,盛屯礦業分別對福嘉綜環和湖南興光計提壞賬準備2600萬元和800萬元。

債券評級報告顯示,2018年,盛屯礦業保理業務實現營業收入0.06億元,較上年減少86.7%,凈利潤為-0.2億元,轉為虧損,主要系公司兩筆分別為1.3億元和4000萬元的應收保理款,均按照20%的比例計提壞賬,共計0.34億元所致。

以上述資料推斷可知,2018年,盛屯礦業因對福嘉綜環和湖南興光的應收賬款保理業務,產生了3400萬元壞賬準備并計提減值損失。

需要投資者注意的是,根據公開信息,2019年6月27日,福嘉綜環已被偃師市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公司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與福嘉綜環的情況類似,2019年4月17日,湖南興光被永興縣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公司同樣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確定義務。

若半年報中盛屯礦業計提壞賬準備的公司恰為福嘉綜環以及湖南永興,其尚未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恐怕也是大概率難以收回。對于上述應收賬款,不論盛屯礦業一次計提還是拉長周期分年消化,都會成為拖累上市公司業績的累贅。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盛屯礦業曾以1.1億元增資永州福嘉有色金屬有限公司(下稱“永州福嘉”),公司持有永州福嘉20%股權。2016年7月,永州福嘉更名為福嘉綜環。截至2018年年末,上市公司持有福嘉綜環20%股權。

在回復上交所問詢時,盛屯礦業表示,上市公司與福嘉綜環為非關聯方。

四環鋅鍺 逆勢增長

在慘淡的上半年,金屬冶煉及綜合回收業務是盛屯礦業唯一表現搶眼的業務板塊。

根據半年報,2019年1-6月,盛屯礦業金屬冶煉及綜合回收業務共實現營業收入25.49億元,實現毛利2.5億元,約占公司當期毛利總額的55.68%,是公司上半年利潤的主要來源。

半年報中,盛屯礦業表示,公司于4月份并入的子公司四環鋅鍺產能逐步釋放,對上半年業績產生重要貢獻。

資料顯示,2019年4月,盛屯礦業以21.39億元完成對四環鋅鍺97.22%的股權收購,后者主要從事鋅鍺系列產品的生產和銷售業務,公司產品主要包括鋅錠以及高純二氧化鍺。

按照業績承諾,2018-2021年,四環鋅鍺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金額應分別不低于1.4億元、2億元、2.6億元和2.6億元。2019年1-6月,四環鋅鍺實現營業收入25.02億元,凈利潤1.33億元。

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1-9月,四環鋅鍺的營業收入約為19.76億元,凈利潤約為7906萬元,公司凈利率為4%,但2019年的凈利潤率已經大幅上升至5.31%。

與四環鋅鍺表現不同,2019年上半年,國內其他鋅錠生產企業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業績下滑。

收購報告書中,四環鋅鍺將馳宏鋅鍺(600497.SH)、株冶集團(600961.SH)以及羅平鋅電(002114.SZ)列為可比對象。

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馳宏鋅鍺鋅錠業務實現的營業收入金額為97.43億元,同比下滑5.78%;株冶集團的營業收入約為41.89億元,同比下滑34.1%;羅平鋅電鋅錠業務實現銷售收入4.19億元,同比下滑19.73%。

半年報中,上述公司均表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大宗商品集體走弱,鋅產品價格沖高回落,二季度均價較上年同期大幅下跌。

公開數據顯示,自2019年4月份以來,國內鋅錠價格持續下跌。截至2019年8月末,國內鋅錠價格約為1.85萬元/噸,較年初下滑約16%。

值得投資者關注的是,2019年下半年,四環鋅鍺能否繼續保持現有的逆勢增長。

針對上述問題,《證券市場周刊》記者已向上市公司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未得到公司回復。

?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如何依靠手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