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創股份面臨業績考驗

Betway必威 www.wwpuhn.icu Betway必威

2019年8月30日 15:28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威創股份頻繁并購卻沒有出現業績承諾不達標的情況。然而,2019年之后,越來越多的收購標的過了業績承諾期,威創股份是否經得起真正的考驗? ?

本刊特約作者? 林依達/文

威創股份(002308.SZ)于2009年1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從IPO至今已經10年,募集資金超過20億元。那么,威創股份又帶來一份怎樣的成績單?

2009-2012年是快速增長期,2013年、2014年則是加速下滑期。2015-2017年是重組買業績紅利期。到了2018年開始進入重組紅利結束期——營業收入勉強微增,扣非凈利潤大降。2019年業績更加糟糕,一季度營業收入同比勉強增長0.6%,凈利潤同比下降68.35%、扣非凈利潤同比下滑82.12%。目前,威創股份還沒有發布2019年上半年盈利預警公告,是否意味著上半年的業績還有好轉?

而研發投入資本化是否可以緩解業績下滑的可能?威創股份從2016年度開始實施研發投入資本化。2016-2018年研發投入資本化金額合計3820.75萬元。直至2018年研發完成轉入無形資產。

募投項目慘淡經營

按照招股說明書的介紹,IPO募投項目前景一片光明,并且見效快。項目投入期內邊建設邊生產,經營期第一年起全部達產。年新增銷售收入7.05億元,年新增凈利潤1.79億元。

募投項目預計2011年11月完工。但募投項目進展緩慢,完工日期一再延期至2013年。好不容易完工了,但產生效益只有2411萬元,遠遠不達預期。

截至2017年年末,募投項目累計實現效益1.25億元。按照招股書的描述來計算,此時募投項目累計應該可以生產效益約10.76億元。

2017年10月,威創股份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9.18億元,用于“兒童藝體培訓中心建設項目”。但資金到位不久,威創股份公告稱,擬用不超過4.50億元的閑置募集資金購買保本型理財產品。

在2017年,“兒童藝體培訓中心建設項目”沒有投入一分錢。2018年僅僅投入了493.59萬元,截至2018年年末,投資進度僅僅0.54%。離2019年年末的完工日期已經不遠了,威創股份似乎并沒有加快進度的跡象。在2018年年報中,威創股份表示,因募集資金實際到位時間與項目立項時間間隔較長,期間市場發生了較大變化,為降低項目實施風險,公司擬通過試點帶動、逐步實施的方式推動項目建設。2018年8月,公司變更該項目部分實施主體和實施地點。此時,2019年年末的完工日期還沒有變更。

到2019年6月,威創股份發布公告,擬將上述項目的投資規模由12.01億元調整為7.26億元,對應的募集資金投入規模由9.18億元調整至5.55億元,并延長項目建設期至2021年11月。同時,公司擬變更部分募集資金用途。

按照公司的說法,商鋪租金價格的大幅上漲直接導致藝體培訓中心的運營成本提高,項目設計盈利水平實現難度加大。公司如進一步加大對募投項目的資本金的投入,不僅無法達到預定盈利目標,新增的折舊攤銷費用也將對公司整體盈利水平帶來較大的負面影響。

看上去,募投項目變更非常合理。但也疑點重重。首先,是否有意隱瞞變更信息?2018年2月份開始,募投項目所處行業已經面臨重大的影響,為何不及時披露募投項目變更情況?其次,租金的上漲是否能夠成為借口?近年來,租金上漲是常態,公司在籌備募投項目的時候,就應該預料到這些變動。并且培訓機構往往不需要一樓黃金鋪位,租金大幅上漲到可以終止項目的真實性存疑。另外,涉及這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告都沒有提及到租金,更沒有提及租金上升帶來的風險。那么,當初公司是認為租金影響不大還是有意隱瞞其風險?

跨界教育豪賭

2015年2月,威創股份以5.2億元收購北京紅纓時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紅纓時代”)100%股權,形成商譽5.08億元;同年9月以8.57億元收購北京金色搖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金色搖籃”)100%股權,形成商譽7.54億元。兩家收購標的賬面凈資產加起來不到5000萬元,而威創股份甘愿花了近14億元。

這都是為了業績能夠再次漂亮起來。2015年,紅纓時代貢獻營業收入1.76億元、凈利潤5186.33萬元,金色搖籃貢獻營業收入1309.83萬元、凈利潤829.09萬元。兩家公司聯手貢獻超過1/5的營業收入、接近六成的凈利潤。如扣除兩家公司帶來的業績,威創股份當年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繼續下滑。

到2016年,這兩家公司聯手貢獻2.69億元營業收入及1.62億元凈利潤,占營業收入比例上升至1/4,凈利潤貢獻上升至九成。

2017年,這兩家公司聯手貢獻4.59億元營業收入及1.82億元凈利潤,占營業收入比例上升至40%,凈利潤貢獻上升至95.79%。也就是說,沒有這兩家公司,威創股份已經到了虧損的邊緣。

收購增業績的模式還在繼續。2017年10月,威創股份以3.85億元收購北京可兒教育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11月以1.06億元收購內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70%股權。這兩家公司合計貢獻營業收入接近2000萬元,凈利潤約1300萬元。雖然金額不大,但到了2018年就開始發威了。2018年,上述四家公司聯手貢獻5.91億元營業收入及1.80億元凈利潤,占營業收入比例上升至50%,凈利潤貢獻上升至113.70%。也就是說,沒有收購回來的這四家公司,威創股份已經虧損了。而當初IPO時的主業從2012年盈利3.38億元到2018年在虧損邊緣掙扎。

威創股份還現金出資1.90億元,投資北京凱瑞聯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按實際出資計算持股比例為25.33%。自2018年9月份開始納入公司長期股權投資,按照權益法核算,2018年確認投資收益497.91萬元。由此看來,對于威創股份來說,大手筆收購讓業績再次漂亮起來的操作還是比較成功的。

這幾年,資本市場并購大躍進,不少上市公司不但為此計提巨額商譽減值損失,甚至官司纏身。而威創股份頻繁并購卻沒有出現業績承諾不達標的情況。然而,真正的考驗是在2017年之后。最大的利潤來源之一的紅纓時代2018年已經沒有業績承諾的壓力,其業績出現下滑。2019年之后,越來越多的收購標的過了業績承諾期,威創股份是否經得起真正的考驗?而且,2019年3月末,威創股份的商譽金額高達17.43億元,占資產總額的四成之多。一旦并購標的業績變臉,巨額商譽減值損失隨之發生。威創股份2018年、2019年一季度連續的業績下滑是提醒。

產能緊張之謎

威創股份在招股書中曾大吐產能不足之苦:2007年,公司VW產品的產能利用率達到115.25%。2008年,公司VW產品的產能利用率達到117.96%。公司現有產能已處于超負荷狀態,已不能滿足發展需要。

威創股份上市后,營業收入還在繼續增長,2012年營業收入創下歷史最好記錄,為11.95億元,比上市前的2008年4.86億元增加了1倍多。產能緊張的威創股份是如何增加這么多營業收入的?

因為募投項目2013年才完工。如果按照招股書顯示的那樣,邊建設邊生產,建設期內即實現部分生產和銷售,貌似可以解決這個疑問。

2012年凈利潤為3.38億元,比2008年增加了不少,如果新增營業收入主要來自募投項目,那么募投項目效益應該不少。為何2012年募投項目沒有產生一分錢效益?之后募投項目產生效益最多的年度也不過是3000多萬元。至少從募投項目效益來看,威創股份上市后營業收入大增并不是來自募投項目的貢獻。

2013年募投項目完工,從在建工程完工轉入固定資產4.71億元,而2013年固定資產中,新增4.82億元的房屋及建筑物、520.32萬元的專用設備、347.88萬元的其他設備。專用設備及其他設備合計868.20萬元,這里面可能還包括非募投項目的。按照固定資產的構成,難道威創股份的募投項目其實就是買地蓋房子?如果花幾百萬元就能解決產能問題,為什么要上市募集大量資金?如此一來,上市前產能緊張的真實性需要打上大大的問號。

業績變動是巧合嗎?

威創股份的業績在2013年突然開始下滑,2014年銳減,雖然其在2013年年報、2014年年報歸因于外部因素,但其背后,可能還有另外的原因。

在業績最輝煌的2012年,威創股份的審計機構——深圳市鵬城會計師事務所出大事了。

綠大地IPO造假案眾所周知,其審計機構正是深圳市鵬城會計師事務所,出事時間正是2012年。事后,該審計機構迅速與國富浩華合并。威創股份趁機更換審計機構。之后,威創股份的業績不再輝煌。

但巨額的政府補助還存在。上市之前,威創股份政府補助很少,營業外收入也很少,2008年營業外收入僅僅320萬元。但2009年營業外收入飆升至2817萬元,從此逐年大增。2012年營業外收入最高,其中軟件增值稅即征即退6977萬元、其他政府補助1099萬元,兩者合計占比99%。這成了威創股份最為放心的一塊收益來源了。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聲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如何依靠手机赚钱